我们一定要养成敢于说真话的习惯

2018-11-01 13:33来源:未知

  2011年9月8日,《朱镕基讲话实录》(四卷本)由人民出版社出版,收录朱镕基的讲话、谈线篇。两年前,《朱镕基答记者问》成为畅销书,此次出版的《朱镕基讲话实录》,多数内容为首次公开披露,不仅再现“讲真话、讲实话、做实事”的“朱氏作风”,更是中国改革开放关键时期的第一手核心资料。

  以下摘录朱镕基就任总理后在国务院第一次全体会议上的即席讲线日,录音整理稿),大小标题为本报编辑所拟。

  搞经济工作的同志都知道,现在问题很严重,老百姓在很多方面对我们是不满意的。特别是对我们的干部腐败,贫富差距悬殊,一些基层干部作威作福,有的高级干部官僚主义、漠视群众的利益,人民对此很不满意!但有一条还是满意的,就是经济持续发展,物价只跌不涨,保持基本生活水平是没有问题的。如果本届政府对存在的弊端不进行一个根本的改革,打下一个良好的基础,我看下一个世纪中国的事情就很难办。

  我们工作了几十年,深知从计划经济到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过渡是多么的艰难,知道计划经济的弊病。所以,我们要想出一个比较好的办法来逐步解决,过渡到真正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我们需要在座的熟悉新旧两种体制的同志来担任主要领导。不能把那种夸夸其谈,理论讲一大套,根本不了解中国国情,不了解中国经济这几十年是怎么运转的人提上来,那是很危险的。

  我讲本届政府前面是“地雷阵”、“万丈深渊”,我一点没讲错,当然我们要避开,不要掉下去。我们一定要奋发图强,励精图治,把我们的政府建设成一个廉洁的、高效的、廉价的政府。马克思在《法兰西内战》中讲过“廉价政府”这个词,实际上就是指一个精简的、成本很低的、不浪费人民血汗的政府。我们一定要以身作则,变成这样一个政府,否则我们完不成这个任务。现在这样下去,是搞不好的。对于我们每个人,首先是我,同志们,你们后面也都跟着几十万人、几百万人,都要以身作则,做表率。只要国务院这个领导班子,包括我们在座的诸位,能够以身作则的话,就可以转变现在的不良社会风气。

  我一到上海工作,就信奉两句话:“民不服我能,而服我公。”就是说,老百姓并不是服我有多大的本事,有再大的本事也不见得比人家强啊,而是服我办事公正。“吏不畏我严,而畏我廉。”下面的官并不是怕我的严厉,怕的是我廉洁,屁股上没有屎。我行得正,坐得稳,我就敢于揭发你的歪风邪气。

  “公生明,廉生威。”公正才能明白,廉洁才能有威信,我在上海工作时一直就信服这个道理。我一直要求自己是公正的,尽管我并没有完全做到;我也要求自己是廉洁的,哪怕是一点小事,我都要考虑是否符合党的规定,不能有任何大意。我对自己的身边工作人员、家属都是这样要求。而且,我的秘书也经常这样提醒我,我们互相监督。我想,只要我们大家努力,是可以改变社会上的歪风邪气的。

  第一,要牢记自己是人民的公仆,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不能搞特殊化。最近,中纪委派出巡视组到一些地区和部门进行检查,查出不少问题。我就想不到,其中很多人还是我的老朋友,这么无法无天,哪儿还有半点公仆的气味?!爬到这个地位,就以为可以为所欲为,就可以随便享受啊?这怎么得了!

  第二,要恪尽职守,敢于说真话。如果本届政府都是“好好先生”,我们就对不起人民。要做“恶人”,不要说“我们现在这个社会已经变成庸人的社会,都不想得罪人,我不同流合污就行了”,这样想是不行的。首先,你们可以得罪我。

  我这个人气量不大,很容易发脾气,你要跟我辩论,我可能当场就会面红耳赤。所以,我记住了这句话:“有容乃大,无欲则刚。”你没有贪欲,你就刚强,什么也不怕。这是我的座右铭。虽然我的气量不大,但是我从不整人,从不记仇,这是事实可以证明的。相反的,对于那些敢于提意见的人,敢于当面反对,使我下不来台的人,我会重用他。当然,也不是对一切人都重用,如果他没有能力,我还是不能重用。但是,我绝对不会记仇。

  本届政府刘积斌同志算一个,为了发国债的问题他曾跟我争得一塌糊涂,当时我对他很有意见。我到现在也认为,他还是错的,他那种发国债的办法是不行的,去年不是已经证明按我的办法做是正确的吗?但是积斌同志很正直,很有能力,我认为选拔积斌同志担任国防科工委主任是很适合的。所以,请同志们对我放心,我当时可能会跟你们发脾气,跟你们争,甚至说一些很难听的话——因为“江山易改,本性难移”,我不是不愿意改,而是改不了了——但是,我这辈子只是被人整,从来没整过人,所以,我们都要变成这样的人,不仅敢于得罪像我们这样的领导,还要敢于得罪下面的人。不然,国家纪纲是树立不起来的。

  有些部门,处长在那里做主,地方的省长、市长来看他,他对人家连眼皮都不抬一下,这样做不好。国家计委就存在这种现象,地方有很强烈的反映。一个小姑娘坐在那里,地方的同志跑到她跟前去汇报,不但不让人家坐,而且连眼皮都不抬。变成“处长专政”,那还得了?

  第三,要从严治政,不怕得罪人。从严治政,要严格一点,不能随便就放过了。这不是放过一个人的问题,而是一个制度问题,否则,我们国家的命运可能就被“放掉”了。现在,我们很多同志怕说真话得罪人,怕别人不高兴,但是,你要糊弄我也不大容易。我们一定要养成敢于说真话的习惯。

  第四,要清正廉洁,惩治腐败。我们自己要清正廉洁,才能惩治腐败,否则做不到。

  第五,要勤奋学习,刻苦工作。亚洲金融危机,我们过去没遇到过,那只有学习。你不学习,你怎么应对现在这样变幻莫测的形势?不看材料,不看电视,不看报纸,不看《焦点访谈》,民间疾苦你都不知道、不了解,你怎么工作?人民来信可能现在我批的是最多的。你看了才知道,有许多事情荒谬得不得了,令人发指,看了以后血压都会升高。

  我到国务院工作八个年头了,深刻地感到,出个主意是非常容易的,定个政策也不是很难,只要你虚心听取各部门的意见,群策群力,也可以出台一个好政策,但是要落实就难得很。我八年来的体会,就是要办一件事,不开八次、十次会议就没法落实。如果发一个文件,能兑现20%就算成功了,不检查落实根本不行。

  你们看没看3月15日那天电视的“3·15行动”节目?这次是对传销这种不法行为的集中报道。什么是传销?就是一个人发展10个人,10个人发展100个人,推销假冒伪劣产品,害得参与者家破人亡。那些参加到传销网络里的人,有的几天就可以赚几千元,一个月赚上万元。我看了这个电视节目以后感到痛心。但是李岚清同志告诉我,他去年就作了批示,要取缔传销,文件给我看了,我也同意。时间过去一年多了,看来处理这件事情的阻力大得很呢。王众孚(时任国家工商管理局局长)同志,我不是批评你,工商局下面好多机构不一定听你的,因为都是属于地方的,有的腐败得很呢!但是,你还是有一个小小的缺点。岚清同志作了重要的批示后,你又印发了一个关于对传销的管理办法,那不就是说传销可以不取缔了!传销往往牵涉到地方的利益,那都是官啊,还有社会上的不良分子,都牵涉到里面。参加到这个传销网络里面的人,一旦要退出来,就要被毒打一顿。这是什么市场经济?简直是最黑暗的封建社会行为,所以非取缔不行,还能让它继续害人吗?

  现在,我们一些公司的老总、地方上一些管经济的同志,既无知,又大胆,根本不懂经济,瞎指挥,胆子大得不得了。对这些公司不查不知道,一查吓一跳,报到我这里来的都是亏几十亿元的。中国农村发展信托投资公司亏68亿元,中国光大国际信托投资公司亏50亿元。最近,中国有色金属工业总公司炒国际期货,在伦敦期货市场上胡来,外国人都被吓坏了。后来,外国人看清楚了,这是一帮糊涂虫,就整了他们一下,结果亏了7.7亿美元,就是60亿元人民币,这不是对人民犯罪吗?!银行也是帮凶。中国有色金属工业总公司炒期货都是借外国的钱,谁给它担保的呢?中国银行湖南省分行。这个行长不但要撤职,而且终身不能在银行任职,我看他应该坐牢。

  我们是“命运共同体”,大家互相激励、互相支持、互相帮助,就可以为全国的政府系统做个表率。因此,我们要共同“约法三章”:

  第一条,在国内考察工作,要轻车简从,减少随行人员,简化接待礼仪,不陪餐、不迎送。我们带头做起,国务院的总理、副总理、国务委员下去考察工作,只带一个副部长以上的干部,其他有关的部门最多去一个司局长。不然,副部长不够用。不要一大帮子人下去,又吃又喝的,把风气带坏了。现在各省区市就这样,人民群众怨声载道。吃吃喝喝是不得了的,所以我加一句:不陪餐、不迎送。

  关于陪餐,我刚到国务院工作的时候,是非常严格的,要求不陪餐。到最后我没有办法,只同意陪餐一次,刚到地方的时候,省委书记、省长陪餐一次。后来,发展到去的时候吃一次,回来的时候还要吃一次。现在,我看不能再妥协了,还是各人吃各人的,搞到一起干什么?弄得谈话也不能谈话,搞得很庸俗。其实有一个省领导陪同就可以了,像我们下去都是代表政府工作的,省委书记就不必陪了。

  第二条,精简会议,压缩会议时间,减少会议人员,不在高级宾馆和风景名胜区开会。我们可以到穷一点的地方去开会,大家去访贫问苦,也可以表示国务院对人民群众的关怀。

  第三条,除党中央、国务院统一组织安排的活动外,国务院领导同志一般不出席各部门、各地方、各单位召开的会议。我们要刹一下“会议风”,什么都开会,讲的都是空话,最后还是不落实。

  还要作一个规定:国务院领导同志不参加接见、照相、颁奖、剪彩、首发首映式等事务性活动。要把精力集中到研究处理重大问题上来,特别是下基层调查研究,了解真实情况。我们现在下去很难看到真实情况,地方事先都布置好了,我们有时突然改变他们的安排,马上就会发现问题。大家今后下去得想个办法,事先不要打招呼,想看什么临时决定,地方就来不及弄虚作假,否则我们看不到真实情况,制定的政策也不符合实际。

  

期货害得我家破人亡